中山财经网

当前位置:

仕看世界我在非洲马赛族部落外搭了一个帐篷

2019/11/10 来源:中山财经网

导读

女仕界彼此成就,共同成长肯尼亚游记节选If you walk the footsteps of the stranger如果

女仕界

彼此成就,共同成长

肯尼亚游记节选

仕看世界我在非洲马赛族部落外搭了一个帐篷

If you walk the footsteps of the stranger

如果你跟随陌生人的脚印

You'll learn things you never knew you never knew

你可以学到你不知道的东西

——《风中奇缘》

我在非洲马赛族部落外搭了一个帐篷

仕看世界我在非洲马赛族部落外搭了一个帐篷

Ismail和我在大草原上的自拍

有一年的夏天,我和我的朋友Ismail一起去了肯尼亚。我们雇了一个当地司机-K-带我们在肯尼亚西南部游玩了10天。这一路我们收获满满:在国家公园里与食草动物漫步、在大草原里和野生动物群飞车赛跑、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边疆看到了动物大迁徙。

而对我来说在肯尼亚最宝贵的经历不过就是与当地马赛族相处的那些时光。

仕看世界我在非洲马赛族部落外搭了一个帐篷

路上偶遇的马赛人

第一次与马赛族接触还是在从首都内罗毕开往奈瓦夏湖的路上。我们看到迎面开来的车里坐着一个打扮“奇特”的人。K跟我们讲他是马赛人,而马赛是活跃在东非的游牧民族。我们让K帮我们问问能不能给他拍照,K与他用马赛语交换了几句后告知我们他同意了。K后来给我们解释说马赛人依托畜牧谋生,他们主要家畜为牛、羊和狗。

大多数马赛人群居在自己的部落里,每一个部落都有自己的酋长。在后面的旅途中我们深度接触了两个马赛部落。这篇游记里记录的是我们与第一个马赛部落相遇的故事。

我们车陷进土路里,路过的好心人看到后帮我们推车

拍摄于村口小卖部

说起在马赛部落外搭帐篷这个经历,要从我们旅程的第四天开始讲起。

第四天一大早我们参观完纳库鲁湖国家公园便出发往肯尼亚南部开,午后抵达了我们在肯尼亚的第四个落脚点 - Maji Moto。这里不能不提一下,从纳库鲁湖到Maji Moto的公路都是土路;但是因为资金有限,我们租的车有些破旧不堪,开在土路上摇摇晃晃,能听到车身咯吱咯吱作响。

一路飞土扬沙,我们的车体其实不密封,车窗也关不严,导致我们满车飞沙。途中我们用围巾和衣服来遮挡,避免灰尘进入口鼻腔内; 当我们风尘仆仆地抵达Maji Moto时,行李箱上已积了厚厚的一层灰,而我们也巴不得能立马跳进水池里洗个澡。

来村口接我们的小朋友

抵达Maji Moto马赛部落,有四个马赛人 -两个成年男子和两个8岁左右的小男孩- 出来迎接我们。两个小男孩一见我们就停下了脚步,低下头,拿着头顶对着我们。K跟我们解释到这是马赛小朋友打招呼的方式,而我们需要把手掌放到他们头顶作为回应。当我们把手掌放到他们脑袋上后,他们才抬起头直视我们,然后渐渐走开。

我们所居住的营地

我和我的小帐篷

随后跟来迎接我们的两个马赛成年人上了我们的车,带我们到了露营的营地。我们露营的地点距离附近的马赛部落有大概10多分钟的步行距离,离夜间大象、羚羊等动物去水源喝水的路径仅仅差了二十多米远。到了营地,我们速速把帐篷搭了起来,以后就随着个马赛人到附近转了转。

领路人演示如何捕杀狮子

带路人和他的长矛以及身上的烙印

我们在路上遇到了个当地妇女,她的耳洞由于从小佩戴沉重的耳饰给撑大了。

给我们领路的马赛人走在我们前面:他用手里握着的长矛来当拐杖,边走边唱着我们听不懂的马赛民谣。

我们问他在唱些甚么,他跟我们解释他唱的歌是马赛族战士唱的战争之歌。他说马赛后裔要在青春期接受割礼(现在不少马赛部落已不再为女生举行割礼了),男童要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通过割礼仪式成为少年战士。他还介绍说,每一个马赛部落每年会派出数名战士集体狩猎狮子,对马赛战士来说能杀死狮子并且活着回来是非常光荣的事情。

这时候,他停下了脚步给我们看了看他手中的矛,还掀起了他腿上的衣服。他自豪地说到他曾用手里的矛杀死过七头狮子;每杀死一头狮子后,他都会在腿上烙个标记。他还在路边给我们演示马赛族人是怎样捕杀狮子的:一圈人先围成圈用茅来攻击狮子,等狮子倒下后再用砍刀把狮子杀死。

大家来温泉里打水

打水的妇女

走了将近半个多小时,我们走到了村里唯一的水源:三个温泉口。三个温泉长年水温在四十度左右,每一个泉口都有自己的用途:男生洗澡池、女生洗澡池和饮水池。

澡池同时也用来洗衣物。我们到水源的时恰好遇到很多妇女儿童在打水,他们每天都需要拿着水桶来水源打水。我们在温泉旁遇到的每一个小孩都会非常礼貌地低着头过来跟我们打招呼,让我们来摸他们的头顶。

Ismail和马赛部落的小孩子们的合影

我们的领路人跟我们讲马赛族人在白天占用了这三个泉口。到了晚上,动物们才会从我们营地后面经过来这几个温泉喝水。很多动物像是大象、羚羊每天需要爬山才能来这里喝到水。

看完水源,太阳也快要落山了。由于我们住的马赛营地不能发电(没有电灯),Ismail和我需要在太阳落山之前赶回营地吃晚餐。我们便在温泉口洗了洗手脚后就出发往回走了。

路上长满茎刺的植物

Ismail帮我处理伤口

Maji Moto的平原被长满是茎刺的植物给覆盖。回程中出了点小意外,我一不小心摔倒在长满茎刺的树丛里,身上被占满了刺。

回到营地,Ismail立马拿出他的急救包给我清算伤口。因为有些刺进了皮肤,我们又没有适合的工具,只能用消了毒的剪刀把刺从皮肤里挑出来。

期待着开饭

K给我们准备的大餐

晚饭K帮我们做了意大利面。K跟我们说,他在附近捡了些干树枝生火给我们烧饭。在野外煮饭没有灶台,K把马赛人在营地挖的土坑把里面填满干柴点上火放上锅就可以做饭了。吃完晚餐,我们搭了个篝火,大家坐在篝火旁聊天、饮茶、看星星。

篝火灭了,K也累了就一个人去休息了。Ismail和我由于第一次在肯尼亚野外过夜,之前又听说晚上会有动物从帐篷旁途经,心情特别忐忑不安。我们就打着手电筒两个人挤进了一个帐篷继续聊天。

那1夜我们聊了很多很多,我们聊自己故乡的风俗、聊以前所去过的国家;从大学生活聊到人生计划又聊到对未来的向往和梦想。我们聊到很晚,聊到困到不行,才各自回到自己的帐篷,倒头睡觉了。临走前,我们还跟对方开玩笑说希望晚上起夜不会遇到狮子。

马赛人用砍刀帮我们开路

露营的第一晚,我们都睡得非常好、非常沉。醒来以后,营地里来了个很瘦很高的马赛小伙带Ismail和我去爬Maji Moto,K留在营地里休息和帮我们准备食品。给我们领路的马赛小伙不懂英文,我们又少了K,一路上我们就只能靠肢体语言来理解对方。

我的鞋底

上山的路也遍满了长着茎刺的植物。我穿的橡胶底的运动鞋被扎了很多刺。有些刺又尖又大,一不小心会就会扎穿鞋底。走路经常常感到刺痛,需要常常停下来把刺拔出来。(如果来旅游,穿硬底的旅游鞋会比较合适。)

拍摄于Maji Moto山顶

拍摄于Maji Moto山顶

一路上山,我们遇到很多放牧的小孩。那些小朋友每一个看起来只有8九岁,但小小的他们一个人却能管好几十头牛。渐渐地我们伴着山谷里的牛铃声和给我们领路小伙的歌声爬到了山顶。

两个小朋友拿着羚羊的头骨在戏耍

Ismail带着小朋友舞蹈

中午我们返回营地休息,陪着营地里的几个小家伙玩了玩。下午Ismail和我两个人漫步去部落口的小卖部买了一大袋饼干,然后沿着一条主路给部落里的小朋友们发饼干。看到每一个小朋友领到饼干开心的表情让Ismail和我高兴了好久。

第二天晚上,Ismail和我的心里已少了第一天刚来营地时忐忑紧张的心情。大家吃完晚餐以后聊了几句就分头回自己帐篷里休息了。伴着山上的牛铃声,很快地进入了梦乡。

一大早起来后,我们开始收起了帐篷,带着许多不舍向着下一个目的地出发了。

这个旅程时间虽短,但是却我令我终生难忘。我会永久记住Maji Moto山下的这个马赛部落,我也会永久记得我的小帐篷、满山的茎刺、环绕山谷的牛铃声、跟Ismail聊梦想的夜晚,还有我所遇到的这些可爱的马赛人们。

后记

写这篇游记我准备了一年半。自从2017年夏天旅游回来,每次看到Ismail和我在肯尼亚旅游的照片后都会有立马拿起笔写下我们的经历的冲动。一直没有写的缘由是知道文章里面会涉及到几个敏感话题。

文章里提及到的割礼是马赛民族流传下来的古老传统;无论是马赛的青壮男丁还是年轻女孩都要经历割礼,很多时候非人性的割礼给非洲女性留下了毕生的伤害。近几年,愈来愈多的马赛部落已经开始不再为女性实行割礼。

前一段时间,我和老公看了BBC记录片《王朝》(强力推荐)。其中1集记录的是一个狮群在肯尼亚的生活。在那1集里面,肯尼亚牧民为了保护自己的牛群把节目组跟踪的狮群的领袖 - 西耶那 - 给鸩杀了。看到西耶娜被毒害的时候,我们也十分揪心。狮群在渐渐消失,狮子也渐渐地面临灭绝的危险。虽然很多马赛部落还延续着捕狮的风俗,但肯尼亚政府还有联合国动物保护协会都开始实行应对措施来劝止马赛人捕狮了。

我之前一直没有动笔的是由于担心我的文字会让正在读文章的你们觉得马赛是个呆板残酷的民族。恰恰相反的是,我在肯尼亚遇到的所有马赛人都非常容易相处并且很有礼貌。就像世界上很多具有古老传统的民族一样,马赛族也在与现代社会渐渐磨合;每一个文明都需要经历不同历史的变迁,我深信马赛族会越变越好的。

如果你也有机会去趟肯尼亚,别忘了去看看那些住在部落里的马赛人。我相信你们也一定会像我一样喜欢上他们的。

声明

这篇游记里所有的图片都是经过当地人同意后拍摄的(小朋友们的照片也经过了父母的同意以后才拍摄的)。所有照片和文字不经允许不得转载。

Olga Luo

大家好,我是本文的作者Olga。我是名机器学习在读的博士生,同时也是个探险爱好者。2017年夏天,我从多伦多大学本科毕业后便一个人背包征途世界。在世界各地流浪的七十五天里,我抽出时间带着二十多名朋友亲人到北非摩洛哥游玩。很多跟我一起去体验摩洛哥的朋友们都说那一次的旅途让他们视野变宽了,在无形中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我在每一次的旅途里学到很多;每一次的旅行让我感觉到自己是非常的幸运和幸福。我也希望能把这份我的这份幸运和幸福传递下去,分享给更多的人。

希望加入女仕界上海群,请联系赵燕,微信ID: joannazhaochina

希望加入女仕界青岛群,请联系Lily,微信ID:U-cafe2016

希望加入女仕界广州群,请联系Zita,微信ID:huangshihui_zita

希望加入女仕界澳洲群,请联系燕子,微信ID: wcy85222

万艾可是什么_什么是女用壮阳药

伟哥多少钱一粒_伟哥多少钱一粒哪里有卖

西地那非长期服用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