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财经网

当前位置:

深喉房地产税今年1定出

2019/11/07 来源:中山财经网

导读

翅膀在扇动,而狼好像真的要来了1爱德华·罗伦兹是一个浪漫的美国气象学家,1963年他在一篇论文中提出了“蝴蝶效应”原理。“一只蝴蝶在

翅膀在扇动,而狼好像真的要来了

1

爱德华·罗伦兹是一个浪漫的美国气象学家,1963年他在一篇论文中提出了“蝴蝶效应”原理。“一只蝴蝶在巴西轻拍翅膀,可以导致一个月后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而且,“如果这个理论被证明正确,这双翅膀的扇动足以永远改变天气。”

《伊索寓言》里则有一个“狼来了”的故事。是说每次警告都证明是虚惊一场,于是羊们放松了警惕,甚至产生了“狼永久都不会来了”的错觉,固然也不会准备应对措施,最后的结果是羊变成了狼的美餐。

在天朝,最适合使用上述两个譬喻的大事儿就是房产税了。关于房产税,豪哥最近看见了三次胡蝶翅膀在缓缓扇动。

1、流传数次的香港版“内地房产税征收原则”,最近再次流传,使它看起来有点不像无聊“恶弄”,而是像世界杯期间那些重复3遍的恶俗广告一样,在顽强地挑战你的忍耐极限,再加上出口转内销型内幕消息的重要性和威力,又使它有了一丝可信的特点;

2、据《经济视察报》报道,近期,一则麦田房产中介人员发布41套房打包出售的消息引起一时热议。其中中海凯旋11套房总价预估约4亿元;合生霄云路7套总价预估约3亿元;保利中央公园8套总价预估约1亿元;棕榈泉15套总价预估约4亿元。如果依照消息所说的七折打包出售,41套房的总价也超过8亿元。

固然,随后这则消息又被当事人下架,并称之为假消息。而圈内人的反应是:不该全信吧,也不能不信。无风不起浪。

3、房地产调控现在讲求的是“因城施策”,在房价之罪最为深重的一线城市,有没有可能先行推出?主要原因在于北上深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度相对较轻。比如深圳的南山区,年GDp达4600亿元,拥有187家上市公司,多数为科技企业。这类实力在中国所有“区”中排名第二。第一是谁?北京海淀区呀。

至于最新“狼来了”的消息,则是有资深房媒人在2018年立秋之日,再次去询问了一个值得信赖、接近税法系统的“深喉”。而后者给出了一个非常使人吃惊的消息:房地产税今年一定会跟大家见面!

深喉房地产税今年1定出

2

这个消息最少在房媒圈里引发了不小的“地震”,原因在于:这有悖于大家的惯常认知。

窃以为,《经济视察报》地产主编陈哲的评论十分到位:

之前的推测是,5年内房地产税都不会在这个国家真正推而广之,在实体经济向好、房地产市场恢复正常之前,靴子还是悬在头上比较好。这类认知主要基于两个理由,但不包括那个大家都在讨论、貌似刚性的障碍——在公有制土地上征收房地产税是否合法。

理由1:房地产税能改进地方财政吗?

增加一项税收,或叫重启一项税收,其意义在于组织地方财政和调节市场经济。大众关注的,更多是后者,比如房地产税对房价的调节作用。但政府的关注点就更多元了,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组织地方财政,换言之,条件是让政府财政收入增加或者结构改善。

但另一方面,房地产税在无数行政手段加持的市场中,对房价上涨预期有着很强的平抑作用。长时间能否降房价不敢说,但是短时间对市场的影响却很实在。

中国很多地方政府总体上还是吃饭财政,近年来财政的刚性支出压力逐年上升。这也是屡屡推动企业减税却很难见效、政府财税收入反而年年爬升的根本原因。土地出让金和以土地为主要抵押物的地方债,是地方政府能够动用的重要财源。假定人们在楼市预期上产生巨大变化,开发商随之减少投资,地方政府现有重要财源是否能保障,存在巨大隐患。

日前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时要求“6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其中稳就业、稳金融、稳投资、稳预期,都与楼市息息相关。从世界各国经验看,房地产税的体量自然足够作为财政的重要支持,但以中国经济本日今时情势,让地方财政收入结构做如此重大的挪移,谁能承受个中风险。

理由2:房地产税与防范金融风险

房地产税出台带来的短期市场波动风险,除了威胁到地方收入外,另外一个阻力在于金融系统。

去杠杆自然重要,但是居民去杠杆明显还不是当前首要目标。金融机构发放的个人经营贷、小微贷的抵押物中有大量房产,若房地产税出台造成了短时间的兜售潮,房价的下跌可能影响银行抵押物的价值评估,由此引发一系列系统性金融风险。

更何况,使用金融杠杆的多是所谓中产阶级而非富人,如果房价跌至抵押物价值附近,几年前出现在温州的违约和银行不良率爬升的现象可能重现。

据四川银监局的报告,2018年上半年房地产及房产为抵押物的贷款占全省银行业贷款接近50%,报告还警示,“一旦房价波动,很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需要高度警惕。”

3

但是,Anyway,不管有多少客观理由,你都不要忘了在天朝有这样一句名言:只要政府真想做一件事情,就没有做不成的。

所以,虽然每一年都有多版本面世,其中大部分都是乐观派,即房产税终究是个谈资;虽然房子是国人最大宗最“保值”的私产;虽然每一年悬念都被留到了明年——“今年是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但作为10年来中国楼市最大悬案,也是最大的未落下的靴子,房地产税“狼来了”的消息,再一次于楼市淡季和广大业主朋友们不期而遇。

它真会在这个戊戌之年出现吗?

任志强用燃油税前后用了近40年时间才真正实行的例子来看空房地产税,但是燃油税终究还是来了。

在新常态里,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做好拥抱房地产税的准备,总归利大于弊。

不过,包括上述深喉在内的多个信源是在说房地产税今年会与大家见面,但并没有说一定会让大家掏钱。由于政治局会议部署房地产调控最新精神的第一条就是,因地制宜。

如果你的城市还有去库存的任务,或房价不算太高,或经济发展面临瓶颈,也许还能多当几年看热闹的吃瓜大众吧。

收笔之际,我想起了最钟爱的电影之一、前南斯拉夫经典战争片《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中抵抗组织两位特工的接头暗号。

甲:“空气在颤抖,仿佛天空在燃烧。”

乙:“是啊,暴风雨就要来了!”

深喉房地产税今年1定出

最新新闻

伟哥也疯狂

万艾可_正常人吃伟哥会有副作用吗?天天吃

标签